麻婆豆腐不加蒜

绿担团饭。

西皮无雷。

随时欢迎勾搭。

论一个纯血统人类和一群非人类的日常(小葡萄)

差不多算番外?

就是个日常

其实不知道怎么进行……

不雷其他西皮的你大概可能会觉得有点竹马,山组,长末。

其实都是幻觉。

ooc

人类爱拔和葡萄润以及他们奇葩的小伙伴







“人类把你的游戏机借我玩玩。”

“不要!每次上边都滑腻腻的。还有身为黄油不是应该在保鲜层里保鲜,为什么待在餐桌上。多怕把你忘了回来看到桌上一滩黄油尸体。”

“切,高冷的黄油是不需要冷藏的愚蠢的人类。”二宫和也煞有其事的说着相叶雅纪仿佛看到这块黄油冷漠的对自己翻了个白眼。

不过一转眼他就发现了不对劲,又凑近瞅了瞅。“变态人类你干嘛!”

相叶没说话手指对着黄油包装纸表面一戳。然后大叫:“八嘎你要化了!!!”

“那还不快送我回冰箱!我的一块腹肌要是没了我跟你拼命!”


把烦人的黄油放进冷藏层并且吓唬它说最近几天都会高温最好不要出去立马黄油君就蹭吧蹦吧到冷藏层最里边躲了起来生怕自己化了一点。

关上冰箱门还没等相叶雅纪喘口气抹把汗一扭头就看见惊悚的一幕。

那个看起来想过了保质期的竹炭面包凭借自己的毅力冲破包装袋,半个面包已经伸进鱼缸里了,眼看着水面上一张张小嘴跃跃欲试。

啊啊啊啊啊啊啊痴汉面包要自杀啦!!!!!

就算是有着一米七八的大长腿相叶雅纪也不可能一瞬间飞到客厅那里,紧紧闭上眼相叶雅纪默默祈祷一会还能找到一点面包渣然后去哪个面包店借尸还魂。

“爱拔桑。”

“一定要保佑剩下一点,一定要保佑剩下一点……”

松本润莫名其妙的看着在厨房里不停拜神嘀咕的相叶雅纪。

“唉?啊!“回过神,看到松本润手里幸存的面包相叶雅纪松了口气”有噶哒……”

“ohno桑……”松本润无奈的看着手里的面包智扭动着圆滚滚软绵绵的身体像个章鱼紧紧贴着鱼缸壁。

“润君~润君放我进去啦~面包的宿命就是喂鱼啊~润君~”

“才没有这么猎奇的宿命!”作为唯一纯血统的人类相叶雅纪有必要纠正一下这群……非人类的奇葩思想。

“意见驳回。”把面包智装进新准备的包装袋里,松本润义正词严开始嘱咐“ohno桑,这是你这星期第六次冲破包装企图跳进鱼缸。而且这种行为很明显是错误的,身为一个面包是要让食用者有饱腹感,而不是撑死他们。你觉得这一群小海鱼能吃的了一整个ohno桑吗?”

“……”面包智一脸委屈撅起嘴哼哼了一句“不能……”

“呦西,明白就好。”松本润温柔的拍拍面包智然后一脸微笑的把相叶雅纪新买的葡萄扔出门。

身为一颗高傲的葡萄,润葡萄不允许任何妖艳贱货出现在自己的地盘。

而不知道自己辛辛苦苦买的葡萄被扫地出门的事实,相叶雅纪正在煮汤,拿勺搅拌了一会发现总有块没熟的蔬菜硬邦邦的。
“啊嘞?这次的胡萝卜好硬啊啊啊啊啊翔君你在锅里干什么?!”

“唔唛一 ~”

“不起让你发表评论啦!真是——”相叶雅纪无可奈何的把鱼饵翔捞出来放在水龙头前冲洗。“还好质量过关煮了这么久一点漆也没掉。”

“那是,我可是正版鱼饵!大厂家毕业的!”

“那高材生,就给我做些正常的事啊。”

“可是锅里的的东西好香,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不小心从架子上掉下来了。”

“唉……”

差点变成杀鱼饵惨案,相叶雅纪表示身心俱疲。





“…………鱼~”被搁在竹编筐里的面包智哭唧唧的看向距离自己无比遥远的鱼缸,面包都有些湿漉漉发潮。

紧接着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旁边,包装袋啪啪作响如果有眼睛的话面包智的眼睛一定充满痴汉的光芒,没错作为一个励志成为鱼饵的面包来说,面包智最喜欢的就是鱼饵翔的样子了。

在超市里就是大写加粗的[鱼饵翔颜饭]无奈后来超市做促销快到保质期的面包智生生的和隔壁渔具柜台的鱼饵翔分开了。

“sho醬~”

“ohno桑~”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