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婆豆腐不加蒜

绿担团饭。

西皮无雷。

随时欢迎勾搭。

[瞒天过海]

第一话        偷东西就偷东西情侣不要秀恩爱好吗?!

今夜别墅的晚宴即将开场,而别墅二楼没开灯的一个房间,冲着阴面的窗户悄无声息地打开探出一颗圆溜溜的脑袋。

大野智拿着手电筒先往下照了一圈,草坪地除了偶尔被风吹的摇晃的草坪以外一个人都没有,护栏外是一条通往市中心的马路,他们的车停在旁边的小巷,这里位置偏僻楼下宴会的豪车都停在了对面大门正好避免了他们跟人撞上。

别墅四周围的黑色镂空雕花的大门和护栏都是特制的钢材一般工具都束手无策只有炸弹能炸开,万幸因为前几天有误伤事件上边的电缆被拆掉了。

当然这件事是他们做的。

大野智看了眼手表——现在应该是巡逻们互相交接的时间。

他们只有三分钟。

把手电筒别在腰间顺下旁边准备好的绳索,大野智回头比了一个OK的手势。

“走吧。”

身穿黑衣的二宫和也从阴影里冒出来递给他一个黑色背包。

大野智扒着窗户背上背包,一跃而下毫不含糊过了两个圈才停下。

安全落地的大野智再次检查了一圈,才朝楼上挥挥手。

“没问题,’二宫和也侧头对身后说然后极其小心翼翼爬下来,和大野智对视一眼两个人比划了几下。

和对方点头猫下腰两人一前一后穿过草坪,身手灵巧的攀上三米多高的护栏。

大野智一如既往勇猛的跨过大约是他三倍的高的护栏,紧接着是二宫和也。

他攀着护栏一条腿跨出去正调整姿势往下跳,突然好奇的朝下面看了一眼下一秒就两眼紧闭脑袋埋在胳膊里。
“亚美喽呦——”
如果是翔桑来的话这回估计会被捂住嘴吧,绝对会大叫的。
但是不下去也不行...
其实我也有恐高症啊...
算了!死就死吧!
二宫和也纠结了一会摆出英勇就义的表情两手死死握着护栏像乌龟一样“瑟瑟发抖”爬下去。

而此刻最先跳下来的大野智正藏在马路对面路灯后面阴暗角落里,侧身拔出腰间的手枪,上膛,装子弹。手上熟练的运作着低着的头余光瞄了一下别墅顺下来的一道黑影,合上装满子弹的枪匣——瞄准。

“好可怕啊... ...”

心有余悸的二宫和也刚起身拍拍土就听到背后一声闷响,回头一个人出现在自己不到十厘米的地方,正好对上那人下巴。

“呜哇!相叶雅纪你想吓死我啊!站那么直!”二宫和也毫不犹豫给笑嘻嘻对自己道歉的相叶雅继脑袋一巴掌。

“巴嘎,以呆呦。”

‘我才不想被你说笨蛋......’

“nino老是宅在家里吃汉堡肉也要别人带,所以才只长肚子不长身高。”

"技术宅拯救世界!你懂什么!"要不是现在这种情况二宫和也这副小尖嗓保准得被气得提高八个度。

都做小偷还拯救什么世界啊,抓起来就是劳动改造。相叶雅纪嘟起嘴,心里默默吐槽。

“相叶雅纪你信不信我让你几天下不来床。”二宫和也的流氓式威胁果然很见效,相叶雅纪立马一只手捂住嘴另一只手前后胸和腰来回捂着。

“联系好了J,我们去接应他。”做任务都要被喂一嘴狗粮,大野智用表情表示很无奈。

微微叹口气,大野智合上手机走过去。

拍拍相叶雅纪的肩膀无声的安慰。

“O酱——”

如果不是半夜从楼上跳下来还穿着夜行衣,一定想不到几个人是走空门的。

“走吧!”大野智说。

“爱拔氏开车,钥匙。”二宫和也把车钥匙丢给相叶雅纪。

“呦西——”相叶雅纪抬胳膊叉腰刚要做个伸展运动就被二宫和也不耐烦的打断。“你在学樱井翔做广播体操吗?那家伙是肌肉僵硬不活动会拉伤你个软骨头凑什么热闹!而且再磨蹭一会我们就可以开殡仪车收尸了。”

“哪有那么严重,大不了到警察局劫人,听说有猪排饭?那翔酱一定会很开心~“相叶雅纪很天真的幻想着被捕生活粉红色背景飘着一群白翅膀忽闪忽闪的。

”真不知道是说你乐观还是说你大脑不带智商。还有那边的大叔能表笑了吗!!大晚上净看到一排牙在那晃!”

竟然当着我的面和爱拔氏打情骂俏!当我不知道你俩出任务时候偷吃巧克力蛋糕啊!还那么亲密!啧!

所以说柴犬的占有欲不可小觑。

二宫和也深吸一口气走到相叶雅纪面前挥出力气大的右手猛的一推

“快给我去开车!!!”

”啊等等等等以呆!“相叶雅纪踉踉跄跄的跌出去迎面咣的一声撞到电线杆。

大野智和二宫和也默契的别过头不忍直视。

“以呆啊....”相叶含泪捂着鼻子瞪了一眼没团爱的同伙不敢有丝毫推迟的跑到对街地下停车场拿车。

两分钟后一辆红色敞篷车停在巷口,闪了几下车灯后从巷子里窜出两道黑影嗖嗖一跃跳上车,相叶雅纪侧首看倒车镜,打满方向盘调转车身,鼻子上贴着不知哪弄的创可贴。

“抓好喽。”只见他说完没停顿直接一脚油门踩底跟子弹似的一下子窜出几百米。

“开慢点啊混蛋!!!”

反应不及的大野智二宫和也差点没一跟头甩出车外,好在职业习惯反应迅速抓住各自边上安全带。

那边车手相叶雅纪,牺牲品二宫和也和大野智正上演现实版的死亡飞车这一边负责另一单生意的松本润和樱井翔这对火爆情侣也遇到点小状况……

“你先下。’

‘你先。’

“你先!”

“你......’樱井翔再次看一眼楼下......的高度吞吞口水回头微笑‘还是你先吧...”

装!你再装!

在床上的时候怎么没看你这么谦虚!

松本润忍不住翻白眼。

“你这家伙恐高也太过了吧!这是十二楼十二楼!又不是二十楼磨叽什么!”

“这是十二楼!十二楼!!!跳楼也没这么快啊!你着急排队啊!”

“你才等着死!赶快下去我还有后续工作呢!把绳子绑紧点省得摔死!’松本润恶狠狠地的说。

——就知道你还记恨上次没反攻的仇!

“我死也拉着你!”

显然这句话触发了松本润的导火线,让他又想起当初樱井翔是怎么跟自己表白的。

[松本润你愿意住进我家坟墓吗?!]

一想起当初那个男人在无数玫瑰花铺垫下对自己说的已经超出正常人范围的告白词,松本润的太阳穴就隐隐作痛。

“谁要和你一起死啊滚蛋!难道在下面继续被你压!”松本润生生忍住一脚把人踹下去的冲动。

“……”樱井翔扁扁嘴,仰头拽拽绳子不信任的试下结实度表情哭笑不得:“真的假的....’

对于飞檐走壁撬锁开窗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通天大盗来说,走高楼大厦比平地来的勤快,但显然樱井翔是个特例。

所谓速度与力量相结合,爆发力与持久力相辅佐,感官与四肢相配合,才能所向披靡无往不利.....然而不幸的是——樱井翔每样都只占二分之一

对于他来说十二楼和二十楼就是地狱和十八层地狱的区别。

怎么找都是个死....

“呀哒呦——咔哇——好高——咔哇——好......”

“鬼叫什么!快下去!”如果不是怕被发现真想一脚把这家话踹下去!

“不要!”樱井翔两手紧抓栏杆死命摇头。

“下去!’

“绝对不要!”

“下—去!!!”

“嘘,你太大声啦...”

‘那就赶快给我滚下去!"

——雅蠛蝶QAQ!!!哪个混蛋规定小偷不走寻常路的!!!

樱井翔腰上绑着绳子,扒着窗台护栏不撒手,一条腿悬空在十二楼,那摸样颇为诡异。

松本润正准备帮他一把,两人撕扯着。

“等一下——”

楼下突然传来刹车声,樱井翔叫停,两人同时朝下看过去,楼底一辆车画了半个圈才堪堪停下来不得不说这开车的技术...紧接着车上跳下三个人其中两个人几乎同一时间跑到角落里哇的一声吐个痛快。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这个罪魁祸首一边吐一边摆手示意他们继续,相比较同样坐车却丝毫没有受影响的大野智表情淡定的看看快把胆汁吐出来的两个人,又看看楼上朝他们放心笑了笑。摸出腰间一直还没用过的手枪,扫视一眼四周跑到一边隐蔽的角落藏了起来。

“......”

  '......'

樱井翔和松本润对望。

“下去!’

“不要!”

  "下去!!"

“绝对不要!”

“下—去!!!”

“嘘,你太大声啦...”

‘那就赶快给我滚下去!不对我干嘛又跟你废话!快给我滚下去死胖子!"

"翔酱润君你们在干什么快下来啊!再不走就被发现啦!”楼下吐完的相叶雅纪对两人挥着手。

“下次表把这家伙放我后面啦!”樱井翔瞪圆了眼珠子一张脸看起来十分惊恐而且惨白而且幽怨腾腾。

“没关系的翔酱,你不用怕我会在下面接著你的。大丈夫我的腕力可是大人级别的。”相叶雅纪拍拍那看起来有些纤细实则爆发力强悍的胳膊“com on!com on!”

“你这么说我一点也不高兴。”

“喂,那我不管你了。”松本润突然没了兴致似的松了手。

樱井翔被弄愣了.

”啊嘞?‘这家伙转型了?不管了总之先下来在呆一会都要尿裤子了。半信半疑的扒着栏杆一只脚刚要着地,就听没走几步的松本润回头看看护栏扶手扭着腰身一挑眉,漫不经心地说“最后提醒一下这个栏杆可不怎么结实。”

“嗨?”樱井翔身形一怔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超速度的从窗台上爬下来,原本想接住他的相叶雅纪一不注意就眼睁睁看着刚才还压死要活就差一哭二闹三点上吊的某人,已十分矫捷的身姿下来了而且竟然只用了30秒?!!!你的恐高呢?!!!肌肉僵硬呢?!!!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翔酱!!!

“欢迎回来翔桑。”二宫和也默默走到只剩半条命的樱井翔旁边欣慰的拍拍肩膀。对方则面如死灰的瞅瞅他。

松本润最后的任务是善后,在善后工作前要做好准备程序。

从兜里掏出鞋套,胶皮手套戴好,拉开背包从里面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激光器。探着腰像电视剧里的办案专家那样一一对防护栏,窗户,地板,门框一些细微的容易被遗忘的地方做检查,在激光器的绿色荧光下所有指纹都无所遁形,一手拿着蘸了药水的手绢擦拭有指纹的地方。

因为人的手指表面,总有一层汗液及脂肪酸,接触物体后便留下不显眼的指印;用激光一照,汗液、脂肪酸等会发生彩色荧光,指纹便一清二楚。

松本润的最后工作就是用氩离子激光器。找出几个人不小心留下的指纹,擦拭销毁。

这种细致到有些无聊的活对于处女座的松本润来说完全大丈夫,队里MR.克己的称号可不是盖的。

更何况大野智经常老神在在的说:[——所谓走空门,就是拿了东西走人还不留下证据让人发现,留下东西就不是走空门了。]

虽然他经常会偷一些卖不出去的鱼竿,或者活鱼什么的...所以说leader你根本就没想拿去卖吧...

十五分钟后,松本润直直的抻个懒腰,嫌弃回头看了一眼。

累死人了.... ....

绑好绳子松本润翻过护栏脚蹬着阳台,往下滑的一瞬间从兜里掏出一个遥控器摁了下去。

砰地一声,贴在屋里鱼缸上的小型炸弹被引爆,鱼缸里的鱼被大野智卖萌撒泼的诱逼下被松本润拿袋子装进了背包。

鱼缸玻璃碎片的残骸碎得满地都是,家具上也未能幸免,墙上全是水渍,整个屋仿佛刚经历一场暴风雨满是潮湿味,很遗憾是晚上如果是阳光充足的白天说不定能看到彩虹呢。

“辛苦了辛苦了~”二宫和也殷勤的接过松本润身上的东西。

“都解决好了,leader呢?”二宫和也手指指,松本润一扭头就看见角落里里上下起伏的一团,听到自己的声音还很呆萌的举起手列出一排洁白的小板牙不用照都知道表情该有多么的....

“leader你正经点好吗....”真是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是最大的。

“松润真没情趣啊。”

“鬼才跟你有情趣!”松本润咆哮。

“辛苦了,一会那边就会发现东西丢了我们快点撤省点子弹。”大野智老神在在拍拍松润肩膀。

“但是从你眼睛里我看到的信息是,你困了啊大野桑。”樱井翔对着大野智在面前比划下说。

大野智吸吸鼻子,眼皮一睁一合,不否认的点了点头。

——冷得都困了。

“你倒是否认啊喂!”

“没事,逃命比较重要。相信我,我可是leader啊。”

看着那张困倦和得意混合的脸四个人不约而同的切了一声。

“该真敢说啊,明明就是个吃饭不给钱翘车逃跑的小气鬼。”

“你才没有资格说我。”

“leader偶尔也请下客嘛~”

“那我不是敲了一辆车给你们赔罪了。’大野智小声嘟囔。

“还敢说!”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一边一直作为默不吭声一派的樱井翔忍不住了一下子冲过来抓住大野智的领子咆哮。“那么大的标志挂在那里leader你难道不知道是我家地盘吗?!而且你偷哪辆不好非得偷我老爸最喜欢的那辆,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老头子一刀劈了!”

因为那一区正好是他管的所以理所当然被收拾的也是他但被收拾这么狠一半原因是因为大野智,因为偷车的是他家大野智啊!他同伙啊!他可干不出把同伙丢进清晨的东京湾这么残忍的事啊!

“啊——怎么摊上这么不省心的leader啊!”

“嘛嘛好了好了,已经一点多了。”把快被晃睡着的大野智拖到一边松本润指指手腕的手表“再不走的话就要到police局过夜了。我可不想半夜吃猪排饭那么油腻的东西...”

“这种时候还想着保持健康我敢说J肯定咱们几个里活得最久的一个.....还有leader。”

“leader?为什么?”

“生命在于静止啊。”

“唉?说我吗?”

“唉?那我不是会死得早?牙白牙白牙白下次我不要跟踪了!!!”

红色的跑车很快便驶远,消失在深夜的马路,紧接着刚刚那栋大楼突然警铃大作,繁闹的六本木炸开了锅....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