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婆豆腐不加蒜

绿担团饭。

西皮无雷。

随时欢迎勾搭。

小段子(山组)


时间 21:58 

地点  成濑律师事务

人物 成濑领 、影山

事件  刚刚准备下班回家的成濑律师收拾好文件,刚往出走办公室的门就被很暴力的踹开,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突然闯入的男人一把抓着成濑领的胳膊,后背狠狠撞到坚硬的墙面。

突如其来的撞击让成濑领闷哼吃痛了一声,却是一副早有预料的长情,目光打量紧紧攥着自己手腕的男人。

原本整洁如新的黑色燕尾服变得皱巴巴一看就是没有好好做熨烫随意穿的,忘记戴蝴蝶结的白色衬衫衣领处两颗扣子也没有扣上随意敞开,银边眼镜镜片下黑色瞳孔冷冰冰的映出自己的身影。

“影山先生你这是干什么,我要下班了有什么事请明天和我的助手说。”

“助手?”影山俯身,另一只手撑在成濑领头另一次,两个人距离再一次拉进,四目相对间连呼吸都感觉得到不由自主开始同步。

慢慢勾起的嘴角略带嘲讽“成濑桑看起来最近很忙?难不成——”低哑诱惑的声音在成濑领的耳侧炸开“是想逃开我?”

“本人并没有躲着你的理由。”目光直视影山“只是可能您误会了什么。”

“我误会?可是你明明就和那位和子小姐走的很近啊……”手指从消瘦却不乏力量的后背滑向西装裤不可描述的部位蠢蠢欲动“在下,可是吃醋的紧不给律师您一点惩罚怎么行呢?”

成濑领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体,停下来微笑的辩解“如果连客户的醋都要吃的话,影山桑您和丽子小姐的醋足够我一年起诉宝生集团五百次了。”

“哦呀,没想到~没想到~原来小野猫也有炸毛的时候。”

成濑领眯起眼睛:“小野猫本来就很危险,影山先生。”














“因为二宫先生当时是在万圣节整蛊所以才穿着女装。和子的名字原本是二宫先生母亲的名讳。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实行超出范围的行动,你是太小看律师了吗?影山先生。”

“真是万分抱歉,不过不知可否容在下辩解。”尽职尽责现在一边为床上躺着裸露出后背的成濑领进行按摩的影山推了推眼镜表情严肃声音真挚:“只要遇到关于成濑桑的事在下就会失去执事应有的冷静。”

“那是我的错咯。”成濑领挑眉,虽然刚被进行不和谐的运动,一丝不挂裹着被单但是气势就像穿着黑色西装在法庭辩护。

“当然,执事不允许出错。”奸计得逞的笑容。“所以以防万一只好委屈成濑律师一辈子呆在在下身边,以。”

“真是强硬的执事啊。”

评论(2)

热度(37)